您的位置:林长青律师网 > 成功案例 > > 正文

行政上诉状(莆田某公司)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原告):莆田市某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莆田市秀屿,组织机构代码:
法定代表人:周宝柱  职务: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莆田市某局,住所地莆田市
法定代表人:  职务:
原审第三人:张某,男,汉族,年日出生,农民,住莆田市,身份证号码: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工伤认定一案,不服莆田市秀屿区人民法院(2014)秀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现依法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依法撤销莆田市秀屿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秀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
2、请求依法撤销被上诉人的具体行政行为,并认定本案不属于工伤。
事实与理由:
一、被上诉人作出的莆人社工认[2013512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对本案的法律关系性质认定错误,原审法院予以维持明显不当。
1、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张某未签订任何劳动合同,不形成劳动关系,被上诉人认定上诉人为原审第三人的用人单位错误。在2012年11月21日事故发生之前,上诉人就已经与案外人陈国权签订《车辆承包经营合同书》,将上诉人所有的闽BY1653的客车承包给经营者陈国权,且双方并就承包期间的人员雇用进行约定,即承包经营者陈国权具有雇用客车驾驶员、乘务人员等的权利。因此,承包经营者陈国权对人员的雇用与上诉人无关,上诉人在有关表格上注明“同意接纳”的意见只是为了便于进站车辆的管理,并不能据此认定原审第三人与上诉人具备劳动关系的实质特征。
2、原审第三人张某与案外人陈国权形成雇佣关系,被上诉人以案外人陈国权是自然人,而主张陈国权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显然混淆了法律关系。原审第三人张某系由闽BY1653客车的承包经营者陈国权雇佣,其与陈国权形成的是雇佣关系,则根据侵权责任分配原则,雇员在履行职务过程中造成自身损害的,依法应由雇主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即本案中张某因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应由雇主陈国权承担。
二、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所依据的证据采信错误
上诉人在原审期间提出“第三人张某于2012年11月21日发生交通事故、同年12月23日的客运驾驶员进站报班申请表无效”的质证意见,原审法院以“经查,该份申请表上的’12月’有明显的涂改痕迹,故该表上时间是否为12月无法认定”为由不予支持。而事实上,证据《客运驾驶员进站报班申请表》系由被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若存在涂改痕迹,则也只能说明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存在瑕疵,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然而,原审法院却又以《客运驾驶员进站报班申请表》认定第三人张某系上诉人的员工,显然认定事实所依据的证据前后矛盾。故,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错误采信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证据认定本案事实,显属证据采信错误。
三、运输行业对承包人的资质无特别要求,行政复议机关在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时适用法律错误
莆田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莆政行复[2013]87号行政复议决定时引用劳社部发[2005]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人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之规定,认定上诉人为第三人张某的用工单位,属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所从事的是客车运输行业,并不属于上述《通知》的行业范畴,依法不能适用上述《通知》来调整。同时,法律、行政法规对客车运输行业承包人的资质并无特别要求,即自然人也可以承包客车运输,承包人陈国权有权依需要雇佣有关人员。因此,行政复议机关引用上述《通知》作出维持被上诉人的具体行政行为,显属适用法律错误。
四、原审法院存在程序违法
原审第三人张某系与案外人陈国权形成雇佣关系,而非与被上诉人形成劳动关系,则原审第三人张某在执行职务过程中造成自身损害的赔偿责任依法应由雇主陈国权承担,即陈国权作为本案的赔偿主体,本案的处理结果与其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且陈国权参与诉讼有利于查明案件事实。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56条之规定,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未追加陈国权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造成事实认定错误,显属程序违法。
综上所述,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并非用人单位,无需承担工伤责任;被上诉人混淆法律关系,错误认定上诉人承担工伤责任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错误采信证据,且存在程序违法。为了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特上诉至贵院,请求依法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谢谢!
此致
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莆田某运输公司
法定代表人:
年   月   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