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林长青律师网 > 成功案例 > > 正文

交通事故复核申请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

关于莆公交认字【2016】第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复核申请补充意见
 
申请人:何某,男,汉族,1990年11月16日出生,住莆田市仙游县盖尾镇后山村西来12号。身份证号码:350322199011165173。                  
申请事项:
1、请求依法撤销莆公交认字【2016】第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2、依法认定由何某负事故次要责任、史某国负事故主要责任、张某江无责任。
补充事实与理由:
2016年1月15日10时30分许,何某无证驾驶无号牌轮式挖掘机沿沁西村村道自新涵大街往人民街延伸方向行驶,行经沁西村村道与人民街延伸线交叉路口右转弯时与逆向行驶的史某国驾驶的闽BFJ178号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摩托车后座乘客张某江受伤及车辆损坏的后果,事故发生后张某江经抢救无效死亡。申请人认为莆公交认字【2016】第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此次交通事故形成的原因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划分责任不当,严重歪曲客观事实,显失公平、公正的错误认定,依法应予以撤销。理由如下:
一、莆田市公安局涵江分局交警大队遗漏认定本事故重要客观事实,应予以纠正。
1、史某国逆向行驶是事故发生的直接、根本原因,但莆田市公安局涵江分局交警大队并未对其逆向行驶行为事实予以认定,属于遗漏认定。莆公交认字【2016】第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事故成因分析中明确记载:出事前,史某国驾驶闽BFJ178号二轮摩托车沿人民街延伸线自201省道往荔涵大道方向行驶,行经沁西村村道与人民街延伸线交叉路口左转弯往沁西村方向行驶。从视频及录像图中显而易见,史某国驾驶的车辆欲左转弯进村道,那么其应当驾驶车辆在村道中心线往左侧左转弯,但是史某国却反其道而行,即在村道中心线往右侧左转弯(即逆向左转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3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48条第1款规定,史某国驾驶的车辆遇相对方向行驶来的何某的车辆不但没有减速靠右行驶,却违法在左侧行驶,史某国的逆向行驶行为显然是事故成因重要组成部分,但是莆田市公安局涵江分局交警大队对该事实未予以认定的行为显然属于遗漏认定,依法应予以纠正。
2、莆田市公安局涵江分局交警大队分析道路情况错误。莆公交认字【2016】第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道路情况记载:“东往新涵大街方向,西往沁西村方向”,客观事实是西往新涵大街方向,东往沁西村方向。
二、莆田市公安局涵江分局交警大队适用法律错误。
莆公交认字【2016】第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记载:“史某国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行经出事路段左转弯时,未靠路口中心的左侧转弯,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52条第1款之规定,是引起本事故的次要过错。”适用法律错误,其行为违反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51条第3款 “向左转弯时,靠路口中心点左侧转弯。”之规定,因此应予以纠正。
三、莆公交认字【2016】第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不清,导致责任认定错误。
1、史某国左侧行驶车辆,并在左转弯时未在中心线左侧转弯的逆向行驶行为是造成本起事故的根本性原因,也是直接原因。正是史某国的上述行为导致何某驾驶车辆在右转弯时由于车辆存在盲区无法看清右后侧方的路况才致事故发生。因此,史某国的左侧逆向行驶行为有重大过错,系引起事故发生的主要过错。
2、何某未能遵安全驾驶、文明驾驶行为是一般过错行为,并非引起事故的主要原因。而史某国的左侧逆向行驶行为与本事故发生才是直接因果关系的导火索。
四、莆公交认字【2016】第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何某负事故主要责任,显然责任划分不当,属于显示公平、公正的认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严格区分各方当事人在事故中的过错,真正做到公平、公正。
综上所述,《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规定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原则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申请人认为本起事故的主要过错完全在于史某国左侧行驶,左转弯没有靠中心点左侧、减速行驶,没有确保道路行驶安全的情况下行驶所致,具有严重的过错,而何某在本次事故中仅仅是一般过错,不应当认定为主要责任。这是完全违反客观事实和法律规定的事故认定,申请人请求上级公安机关本着事实求是,依法公正的执法理念,依法撤销莆公交认字【2016】第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请求莆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本着事实求是,依法公正的执法理念对本起事故重新作出责任认定。
此 致
莆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
 
 
申请人:
2015年8月1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