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林长青律师网 > 法律文书 > > 正文

民事上诉状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

民事上诉状
上 诉 人(原审被告):林,女,汉族,19年月日出生,住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公民身份号码: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漳平市,组织机构代码
法定代表人:  职务:总经理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漳平某房地产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岩民初字第67号《民事判决书》,现依法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依法撤销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岩民初字第67号民事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2、请求依法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判决认定《投资合作协议》的性质为商品房预售合同,却未对合同的主体资格进行认定,显属错误
一审判决认为:“原告与被告于2010年8月6日签订的《投资合作协议》符合商品房预售合同的特征,该协议名为投资合作,实为商品预售,因此,本案案由应为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一审法院既然认定《投资合作协议》为商品房预售合同,则就应当对合同主体是否合格进行认定,即被上诉人作为预售方在向上诉人预售诉争房产时是否符合《城市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第5条规定的商品房预售条件,是否具备相应的商品房预售资质进行认定。
然而,一审法院为了证明被上诉人的主体资格而依职权调取的证据《富邦房地产股东会议决议》、《漳平某房地产公司章程》、《注册资本实收情况明细表》、《验资报告》,与本案诉争房产不具有关联性,并不能证明被上诉人的主体资格。同时,被上诉人在一审期间提供的证据既不能证明其具备相应的房地产开发资质,也不能证明其向上诉人预售诉争房产时符合《城市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第5条规定的商品房预售条件。因此,一审法院在明显缺乏证据的情况下认定被上诉人是商品房预售合同的合格主体,显然是错误的。
二、一审判决未能确认被上诉人是否为合格的商品房预售合同主体即认定《投资合作协议》合法有效,显然错误
一审判决认为:“该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且原告于2011年9月9日取得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该协议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双方应按协议约定全面履行。”
根据《城市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第6条及第9条之规定,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是房地产开发企业进行商品房预售的前提条件。然而,《投资合作协议》签订的日期为2010年8月6日,被上诉人却于2011年9月9日才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即被上诉人尚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就将诉争房产进行预售,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则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之规定,出卖人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明,与买受人签订的商品房预售合同,应当认定无效。因此,一审法院既然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为商品房预售合同,却又认定该协议合法有效,显然是错误的。
三、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对合同价款的支付方式及期限约定不明,且被上诉人在指定期限未届满之前就将诉争房产售于案外人,故,依法不能认定上诉人存在违约行为。一审判决认为上诉人应当赔偿因违约行为造成被上诉人房屋差价损失是完全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
1、《投资合作协议》并没有对上诉人何时向被上诉人支付诉争房产款项的进行约定,而仅在第四条约定:“逾期30天以上,仍未付所欠款项和利息,甲方有权终止合同,将楼宇出售他人”。由此可知,《投资合作协议》对合同履行期限的约定并不明确,则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2条之规定,上诉人依法可以随时履行支付义务
2、《交房通知书》中载明上诉人应于2013年2月1日前履行支付投资购房款、违约金和其他费用,且依一审查明的事实,该《交房通知书》于2012年12月2日由门卫陈某签收。假若陈某是代上诉人签收的,上诉人也至少在2012年12月2日之后才知晓履行支付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2条之规定,被上诉人确实可以随时要求上诉人履行支付义务,但因诉争房产款项巨大,被上诉人应当给予上诉人必要的准备时间。即2012年12月2日至2013年2月1日应是被上诉人给予上诉人的必要准备时间,被上诉人在该期间未经另行通知,不应对诉争房产进行处分。
然而,被上诉人与案外人许国骞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的时间却为2013年1月13日。则,被上诉人至少在2013年1月13日之前就已经与案外人许国骞对诉争房产进行磋商。因此,被上诉人主张的房屋差价损失系其自行处分诉争房产的后果,且《投资合作协议》已于2013年2月2日解除,则诉争房屋差价损失依法应由被上诉人自行承担。
四、一审判决认为上诉人应向被上诉人支付房价损失款5908239.9元,与客观事实不符
《投资合作协议》约定诉争房产的房价按每平方米8000元计算,而经龙岩华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该时节点A幢二层商场市场单价为每平米4630元,B幢二层商场市场单价为每平方米为4280元,即每平方米的差价至少为3370元。被上诉人亦仅以每平方米4200元的价格售于案外人许国骞。由此可知,《投资合作协议》约定的房价与被上诉人实际售出的房价之间的差价,显然与近几年来全国房产价格总体上升的走势不符。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解释(二)第26条之规定,根据公平原则,依法应予以变更。
同时,一审判决在未对被上诉人“房产差价损失”是否属实的情况下,即认定该房价损失款应由上诉人承担,显然也是错误的。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恳请二审法院能够依法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以维护法律的公正和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为盼!
此致
福建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二○一四年  月  日

相关文章